江初透

懒癌晚期/三分钟热度/间歇性中二病

《灼灼》(BG/古风/短篇/已FIN)

    (一)
   
    三月中旬,凉意犹存。嫩芽已爬满枝头,我正寻着间或穿插其中的点点花苞,却在层层枝杈遮掩中窥见一抹熟稔的身影。
   
    那人向我走近,携着一阵春风,吹乱了身侧花枝。只听他柔声唤了声“阿灼”,我恍惚间意识到:春天的确是到了。
   
    他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看着我,“方才厨娘同我抱怨,说是近日厨房进了贼子,刚做好的点心总是一不留神的工夫就不见了,——是你吧...

© 江初透 | Powered by LOFTER